<code id="narmf"><nobr id="narmf"><track id="narmf"></track></nobr></code>

<object id="narmf"><address id="narmf"><mark id="narmf"></mark></address></object>

<thead id="narmf"><option id="narmf"><wbr id="narmf"></wbr></option></thead>
  • <tr id="narmf"></tr>
      1.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网址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app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邀请码彩客网彩票网登录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手机版彩客网彩票app下载彩客网彩票ios彩客网彩票可靠吗
        筆趣閣 > 天賜今緣 >第8章廟會
            大輝朝有一個特殊的節日,叫做慶輝節。輝呢,就是當朝國號,而慶輝節,顧名思義就是如今我們的國慶節了。

            話說十幾年前的今天,六月十月一號,正是大輝朝皇帝明炅一統天下建國稱帝的日子。

            所以,這一天舉國歡慶,和春節差不多熱鬧。

            這么熱鬧的日子,怎么能少得了古靈精怪的野丫頭柳怡然呢,話說柳怡然她老爹是個大將軍的!要不怎生出這么這么那個英姿颯爽的女中豪杰來!

            “外外外!外!表哥,等等我!我在這兒呢!”人山人海中,柳怡然大聲呼喚著慕容飛。慕容飛環顧四周,終于發現了那個一跳一跳看著自己的小腦袋,然后竟然很有禮貌的莞爾一笑。

            柳怡然被他的反常嚇得愣了一下,然后一不小心被推搡的人群一推,重力不穩摔了個狗啃屎,眾人哄的一聲笑開懷,柳怡然一咕嚕帥氣的跳起來,沖著大笑的路人們大喝:“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眾人紛紛把笑憋了回去,這小姑娘看著這么清純可愛怎么如此“率真”呢!慕容飛見眼前此景,揮開折扇擋住臉,慢慢的溜了,以免被認出來一塊丟人。

            最終,柳怡然從人群中擠出來,屁顛屁顛的趕上了自己的那嫡親嫡親捂臉逃跑的表哥。二人同朋友們約好在青葉茶館會合。

            柳怡然順手買了三個糖葫蘆,給了慕容飛一個,自己拿著兩個津津有味的吃著。

            正陶醉于酸酸甜甜的美味的糖葫蘆的柳怡然,忽然看見一個熟人。乍看,還以為看錯了呢,只見那女子今日一身紫色薄紗長裙,長長的秀發梳了一看清云髻,一只鑲嵌紫色寶石的紫釵半步搖插在發髻中微微搖晃,耳朵上帶了兩個極品月牙形玉墜,一顰一笑盡態極妍。女子旁邊的小丫鬟也是俏皮可愛。

            咳咳,這個美麗的女子就是咱家寶貝沐婉。

            嘴中還叼著糖葫蘆的柳怡然來不及用嘴巴說,只能支支吾吾用胳膊直搗慕容飛用眼神示意沐婉的到來。

            慕容飛眼睛亮了一下:“喂,沐姑娘”大老遠朝著沐婉招手,拉著柳怡然向沐婉走去。沐婉看到他們兩人后,微微一笑,原地不動在那兒等著兄妹倆過來。只見那兄妹倆,男的高大英俊瀟灑,女的清純可愛。路邊路人都不免多看了幾眼。

            慕容飛:“沐姑娘,好久不見!”

            沐婉一笑:“對啊,好久不見,祝家一別一個月不見了!”

            慕容飛干笑了兩聲:“呵呵,是啊是啊”

            柳怡然心里翻了個白眼:瞎說,前幾天不是才見的嘛!只不過你躲在暗處偷窺人家,人家沒看到你!

            這是指那天顧一鴻和沐婉在糕餅鋪偶遇的那天。

            從沐家父女離開后,顧夫人便同顧一鴻說了想娶沐婉做兒媳的想法,顧一鴻自己一時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要不要娶沐婉。所以顧夫人給顧一鴻一個月的緩沖時間,要是顧一鴻同意地話他們就挑個良辰吉日去沐家提親。

            那天顧一鴻在青葉茶館二樓的雅間里,和祝步菲黎子陽慕容飛還有柳怡然這幾個鐵哥們說了他母親的想法。正巧柳怡然從窗外往下看街上的情況,發現一個美麗的女子舉止優雅恬靜彷佛不識人間煙火,便拉著慕容飛看。慕容飛本來喝了一口茶,無意間往下看,看到女子后一口茶全噴了出來。眾人一臉茫然的看向慕容飛,慕容飛一臉驚訝的用袖子擦擦嘴的茶水,指著樓下的女子:“說曹操曹操到啊!”

            坐在凳子上的顧一鴻黎子陽祝步菲抬起屁股跳到窗口往下看,然后五個人面面相覷。然后,四個人把一個人從茶館里推了出來,柳怡然還大叫五份糕點。

            被推出來的顧一鴻滿臉黑線的進了糕餅店,然后后來我們就知道了!

            慕容飛回過頭來指了一下柳怡然說道:“這是我表妹,柳怡然”

            沐婉福了福禮:“柳姑娘你好”

            柳怡然很淑女很有理的回應:“沐姑娘你好!”慕容飛悄悄擦了汗,心里腹誹:這丫頭,什么時候這般淑女了!!

            隨后,慕容飛:“想必沐姑娘今天也是逛廟會的,不如我們結伴一起吧!”

            沐婉:“這樣好嗎?不會打擾二位吧?”

            柳怡然:“哪里哪里,我們倆也無聊,正好有個伴呢!”

            慕容飛:“是啊,沐姑娘別再推辭了!”

            沐婉點頭:“也好!”

            今日的溪安門大街格外熱鬧,小商小販們占滿了街道兩旁。有賣糖人的有賣面具的有賣布的有賣胭脂水粉的有賣小首飾的有賣小玩具的,各種各樣變幻萬千熱鬧非凡。從小沐婉就呆在山上,很少見過這樣的場景。很是喜歡這種感覺。

            四個俊男靚女并肩走在街上,惹得路人頻繁回頭。沐婉在一家賣畫的攤子上停了下來,看著眼前一張張寫滿蒼勁有力豪邁瀟灑的字的卷軸掛在眼前,沐婉感嘆于這豪邁的字跡,站到一張寫著蘭亭集序的大紙面前,欣賞了良久良久。

            后面出來了一個穿白色長衣的生打扮的男子,長的十分清秀,向沐婉行了一禮:“這位姑娘要買這幅字嗎?”

            沐婉看了看,莞爾一笑:“公子的這幅蘭亭集序寫的非常的豪邁瀟灑,既有王羲之的不羈又在一撇一捺的提筆中顯露著獨特的個性。如此好字怎舍得賣!”

            生看著沐婉,眼睛中閃過一絲驚訝和欣賞,隨即無奈一笑:“家道中落,母親重病,賣字謀生罷了!”

            沐婉回過頭來,看了看慕容飛。

            慕容飛:“既如此,那在下便出三百兩銀子買下公子這幅蘭亭集序可好?”

            生也不客氣:“公子既然喜歡,那就成交吧。”

            一般人秀才寫的字畫少則幾兩銀子,多則五十兩。大豪的字最高也就賣到一千兩。若是王羲之真跡,少則幾千兩。

            對于這個生這般情況來說,字些的真心不錯,但名不見經傳,一般也就值個一百兩銀子,這么一算看起來慕容飛虧了。誰讓自家兄弟的未婚妻看上這幅字畫了呢,當然得賺個面子。三百兩銀子能讓平常小戶人家吃上幾年的飯了,但對于慕容飛來說,著實算是小錢。

            四人走遠后,慕容飛將卷好的字帖交給沐婉,沐婉搖頭:“這幅畫既是公子買下的還是公子收著吧!我也只是欣賞一下而已!”

            慕容飛:“我看著沐姑娘喜歡便送與姑娘吧!‘

            沐婉笑了笑,還是公子拿著吧!說不定日后還能賣個好價錢。

            其實,幾年后,當慕容飛翻箱倒柜的找出這幅字時,樂了好幾天。直夸顧一鴻娶了個好媳婦!因為這幅字的價錢翻了好幾十倍。

            。
        彩客网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